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二个征稿 投稿请在此贴后跟贴

发布者: 长月 | 发布时间: 2017-3-13 14:09| 查看数: 960| 评论数: 25|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月 于 2017-3-23 13:10 编辑

二个征稿 跟贴请说明你投第一还是第二

中国诗歌2017年网络诗选专号面向全国征稿(继续征稿中)

原野文学组稿,现就要求如下:

1,简介通联。15人左右,每人3—5首。
2、原创性。须为未在报刊上公开发表的诗歌。
3、时效性。须为2016年至今创作的诗歌。
4、时间截止到本月底。整理后由主编统一发送。
-----------------------

《原野》诗群《风沙诗刊》风沙齐舞栏目组稿:(这个征稿已结束,谢谢大家支持)

现代诗二首/二十行内/简介详细通联
此贴下跟贴。时间到大后天此刻。

14:07 2017/3/13
--------------

样式:

主题
作者

内容

简介通联

最新评论

回复 陈广德 发表于 2017-3-13 16:11:50

苍 茫(外一首)

本帖最后由 陈广德 于 2017-3-13 16:15 编辑

苍  茫(外一首)
                / 陈广德

视场迟钝。想你的涟漪找不到
支点。那只鹰,
仿佛没有离开过前方,月
也没有。
我的声音,像是被故乡
掏空的行囊,一出门,就随平野
尽了。

还是想你。梦里的荒凉一遍遍
卷起一千年前的
脚印,跋涉过的脚印。一粒沙,
在自己
连绵不断的影子里,连绵
不断。

我举起自己,扔进那片
无人知晓的暗恋。海天一色处,
依旧看不到,
曾经在旧时光里出现的
你。

佩兰

可以佩的还有那朵绿的云。在溪边,
叶儿引来昨夜的
碎风,天气里透出的那瓣凉,
是西窗剪过的身影。

走来的小巷是曾经的孤,绽开过
一些幽深。往前,有山川的
荡漾,一片瓷里的大海。
你们去年写过的桃花,随雾散了。
一杯酒,也有它的
前世,隐匿精致的风水。

越来越成气候,“二月宿根生苗
成丛”。一丝香,
惊醒有翅的吴歌,水袖起,
半空中停留一些茂盛。

欲左先右。那条游动的鱼,一
转身,佩在溪的腰际。



简介/  陈广德,男,祖籍山东德州,现居江苏新沂。中国作协会员。徐州作协顾问国家一级作家。发表作品800多万字,获奖180余次,著有诗文集10

回复 墨夜雪 发表于 2017-3-13 17:57:38
雪夜(外二首)

    罗全兵

有月的雪夜
看不见黑暗
所有的江山
在与月亮谈条件
谁对谁错谁现谁隐
要风裁判
最后雪哭了
这时月亮也走了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下雪啦

我抬头望天、伸展双臂拥抱天空
我看见有人打伞慢慢静走
有人头顶报纸疯狂奔跑
邻居三岁的小胖胖
在雪地上转了一圈又一圈
就是不听妈妈的话
不肯回家
身着红装的小姑娘
在雪地上用手指
描出两个心的图案
让身边的小狗也留下梅花一串串

赏雪

雪停了,风走了,太阳来了
大地皆白,天空发蓝
独自一人,八方安静
一串脚印是我的尾巴
阳光穿越树隙,支离破碎
几只鸟儿惊动雪飞
我也看见自己惊慌的身影

作者简介:罗全兵,湖北十堰人。非女性。靠法律养活自己。用写诗解决孤独。有诗集《你的手好冷》、《问谁》出版。
回复 王光景 发表于 2017-3-14 06:38:36
乘地铁
回复 王光景 发表于 2017-3-14 07:24:21
乘地铁(外一首)
王光景
在低头嘈杂的声音中,
透过枝桠的缝隙,
闪现一朵火焰的玫瑰。

烟花的生命
王光景
这怒放的花朵,
在青梗的夜空绽放。

一轮圆月在羞怯观望,
春天已破茧成蝶。

简介:王光景,男,山东省成武县伯乐集镇华佗庙。《原野》编辑,《作家与读者》专栏作家,文联会员,诗人。
电话:13583040925
回复 任光辉 发表于 2017-3-14 15:50:03
跟帖一:
封锁的凝望
文/任光辉


青涩的黄昏
出走在黎明
而夜是我们黑色披肩
封锁的凝望

淬火那一场尘世
爱恋

不能读懂因失眠
而写给你的诗句
我便知道
晦涩
会朦胧你清澈的目光
就算狂热的心跳
也无法载动靠近
与向往

今夜我就把心分割
两半
投递给
陪伴与等待


告别

一转身
就跌坐在冬的背影
并倾注了全部的泪水
而它娇好的面容
却面对着星光与夜
窃窃私语

    潜入的快乐会在
瞬间坠落
   个中的芬芳
   渐次涌来的告别
   总在欢愉之前
   惆怅
   总在转身之后
   
牵挂

近近的
远远的你
对饮我的牵挂

相同的颤抖
在律动
可以拒绝生命的靠近
不能熔断爱的抵达
已送你到春的入口
也该挥挥手了

就挥挥手吧
距离也要休息
目的地
还在前方

任光辉:以诗歌如茶,千年悠韵只为灵魂的家园。
   邮箱:136912196@qq.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北泉路3号  邮编:621100
回复 任光辉 发表于 2017-3-14 15:53:01
跟帖二:
清明
文/任光辉
谁在梦中一声轻叹
就让我上路了
露水在枝头
含着风
尘土在潮湿中增加
生命的厚度

一条路,两行泪

在坟前站成青蔓
能靠近你便是抚摸你
嵌进石头的名字
而心与心的距离
没有厚度
一滴水就能击碎
一世缘

灵魂在每片枝叶上
明亮
在黑的深渊
刺破眼睛之后竟是一捧黄土

残垣 断壁
枯井 苔藓
老屋被蚂蚁搬走
泥脚印
被吸往你营造的家
思念 牵挂
就是你种下的竹
摇曳出的光景
我负着它东奔西走
来看你时
心的距离
少了牵挂
痛的深度
多了思念

人烟

父亲朝地上吐了口痰
这习惯
几十年
脚边的小黄狗
看都没看一眼

炊烟
贴在瓦片上
撒也撒不远

阶沿上
父亲吧嗒吧嗒旱烟
一串串烟圈
把他淹没

不善言谈的他
唠叨着:
人都没了
还有球啥人烟
任光辉:以诗歌如茶,千年悠韵只为灵魂的家园。
   邮箱:136912196@qq.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北泉路3号  邮编:621100

回复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7-3-14 21:43:25
http://qqadapt.qpic.cn/adapt/0/964f08e6-055f-5920-37f5-1dced9f8d52b/800?pt=0&ek=1&kp=1&sce=0-12-12




     特蕾莎修女  之一


独腿的巴布向她乞讨,断肢脓血流淌,
那是一个八岁的男孩,浑身肮脏污秽,
准备包扎涂药的时候,被他一把夺过,
拄着棍溜之乎也!特蕾莎惊讶地一路尾随 。

窝棚里漆黑一片,一个妇人躺在木板上,
身边是五岁的小女孩和没有奶水的婴儿,
他们都是巴布的家人,个个骨瘦如柴,
除了维生素,特蕾莎拿不出更多的东西。

第二天,一棵大树下成了特蕾莎的教室,
地面就是黑板,她用树枝教孩子们识字,
孩子们用破布和木板搭起了一座帐篷,
前来学习的穷孩子越来越多,多到五百......

她在水井旁教孩子们洗脸、刷牙、洗澡,
贫民窟的妇女们纷纷追随她活出了人样。

                                  2016.9.5



     特蕾莎修女  之二

垃圾堆、臭水沟、公共机构的台阶、教堂门口......
到处是垂死的老人、遗弃的婴儿、待毙的病人,
她每天都推着推车把这些无助的弱者捡回,
为他们乞讨食物、医药,她还是十八岁的少女哟!

加尔各答五十万流浪者象一望无际的海洋 ......
水沟里抱起的乞丐,一条腿已然被蛆虫吃掉,
狗嘴里夺回的婴孩,伤痕累累,不停哭闹,
她搂着濒危的艾滋病患者,告诉他,上帝爱你!

亲爱的故乡碉堡林立,马其顿别梦依稀,
爱心从来就没有国界、种族和教派,
道袍和沙丽都只能遮蔽身体。

最重要的是服饰里面要有一颗美好的心灵,
你是主教、国君、领袖、权贵或平头百姓,
都并不重要,有爱的世界才会有希望和光明!

                                  2016.9.6


     特蕾莎修女  之三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黎巴嫩激烈鏖战,
特蕾莎在硝烟中出现在指挥官面前:
为什么要互相厮杀?村里还有妇女和儿童!
指挥官耸着肩解释:是他们不愿停火。

那么就让我去领他们出来吧!毅然走进弹雨,
双方将士目瞪口呆,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射击 。
三十七名妇女儿童尾随她走出战火,劫后余生,
激烈的交战重新开始,特蕾莎默默祈祷......

一百二十七国,六百个分支机构,四千个修会,
十万义工,四亿美金的资产......善行遍布全球,
私人的财物却只有一尊耶稣像和一双凉鞋 ,

还有一只电灯,一部电话,三件沙丽,
一美元一件的那种,一件已经破旧,
跟贫穷妇女所用的布料和做工别无二致。

                      2016.9.6






【投原野征稿】
回复 嘶沙 发表于 2017-3-14 23:33:01
本帖最后由 嘶沙 于 2017-3-14 23:53 编辑

      淡淡的背影(组诗)           
           文/嘶沙

     当我们的清欢已然绕指                       

三月依次落尽
一根丝弦上还有多少挣扎的二泉印月

一个人沿着堤岸默默地行走
默默地叩问,道的开始
为何这样和流水息息相关

除了苦楝树在深入腹地
我甚至不能轻言落日下郁郁的黄花

像一个窃窃私语的簧片
你所给予的,你所舍弃的
我从不将它视为全部的寂静


         临水而居           

扯一扯水的家常
清一下,漂一下
盆里的衣服就洁净了

赶一赶水的韵脚
土里土气的稻田
跟水渠打通了欢畅的经脉

和这些水接触久了
人们就亲切地将三点水
引到名字里继续滋润地灌溉
直到水和水安静了下来
直到,河流向东拐了一个弯
缓缓游来一队上学的小鸭

——你看,它们引颈跟读的地方
正发出粼粼的波光


         鞋匠

无非是一只好事的啄木鸟
头重脚轻。秋风过后
仍然不肯放过人间的漏洞

无非是这形影不离的针线
一边佯装若无其事
一边与生活苦苦周旋

谁在时间的茧子上倒抽一口冷气
啊,无非是自己拼尽全力
一根纠缠终于剪断了
路,却明亮地生长在别人的脚下


个人简介:嘶沙,原名滕用炳,73年出生,福建连江人,有诗歌散见《山东文学》、 《香稻诗报》、《天峨文艺》、《绿风》等刊物,曾有作品多次在全国性征文比赛中获奖,有作品刊于《2016中国年度好诗三百首》等选本。

通联:350509  福建省连江浦口莲池新村64号 滕用炳。
电话:18850372135,邮箱:18850372135@163.com

注:投稿中国诗歌2017年网络诗选专号,编辑老师辛苦!
回复 王光景 发表于 2017-3-15 07:49:24
老人速写(组诗)

他银白的寸发,
一笔抹过。

深沉的眼睛只有光,
积聚着岁月的丝在结茧。

而高挺的鼻梁黝黑的鼻翼,
散发着大地温馨的清香。

剩下那圆厚的嘴唇,
透露着心心相依的缠绵。

柔软的调子,
渐渐的将他从阴影中托起。

风吹过,
只剩下一张马扎和马扎下的一寸土地。

品茶

中午,我在石桌上泡上一杯茶,
坐在桌前静静地观望。
茶水由泛黄转向青绿,
蜷缩的叶脉缓缓地舒展。

触摸茶的温暖,使我忘记冬天。
血的芳香在颤动,连同我的心跳。
倾听潮声,遥望春的脚步,
由远而近,还有她的俊俏的模样。

曾记得村庄那条小小的河流,
我们在夕阳下表演着灰不溜秋的面容。
也曾在软泥上寻觅裸印的爪痕,
当母亲呼唤时惊藏在芦苇丛中留下的足迹。

四十年。四十年一杯茶。
仰望苍穹,炊烟依然在枝柯间升起。
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像归鸟振翅远去留下的声响。

烟花的生命

这怒放的花朵,
在青枝的夜空绽放。

一轮圆月在羞怯观望,
春天已破茧成蝶。

简介:王光景,男,山东省成武县伯乐集镇华佗庙。《原野》编辑,《作家与读者》专栏作家,文联会员,诗人。有作品入选《世界作家书库》。
电话:13583040925


123下一页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7-12-17 06:26 , Processed in 0.1519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