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陈先发

发布者: 长月 | 发布时间: 2016-4-7 17:02| 查看数: 1606|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陈先发(1967年10月——),安徽桐城人。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1994年)、《前世》(2005年),长篇小说《拉魂腔》(2006年)、诗集《写碑之心》(2011年)、随笔集《黑池坝笔记》(2014年)等。曾获“十月诗歌奖”、“十月文学奖”、“1986年――2006年中国十大新锐诗人”、“2008年中国年度诗人”、“1998年至2008年中国十大影响力诗人”、首届中国海南诗歌双年奖、首届袁可嘉诗歌奖、天问诗歌奖等数十种。作品被译成英、法、俄、西班牙、希腊等多种文字传播。

前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已的骨头!
我无限誊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请了
请了――

2004年6月2日


丹青见

桤木,白松,榆树和水杉,高于接骨木,紫荆
铁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针叶林高于
阔叶林,野杜仲高于乱蓬蓬的剑麻。如果
湖水暗涨,柞木将高于紫檀。鸟鸣,一声接一声地
溶化着。蛇的舌头如受电击,她从锁眼中窥见的桦树
高于从旋转着的玻璃中,窥见的桦树。
死人眼中的桦树,高于生者眼中的桦树。
被制成棺木的桦树,高于被制成提琴的桦树。

2004年10月


鱼篓令

那几只小鱼儿,死了麽?去年夏天在色曲
雪山融解的溪水中,红色的身子一动不动。
我俯身向下,轻唤道:“小翠,悟空!”他们墨绿的心脏
几近透明地猛跳了两下。哦,这宇宙核心的寂静。
如果顺流,经炉霍县,道孚县,在瓦多乡境内
遇上雅砻江,再经德巫,木里,盐源,拐个大弯
在攀枝花附近汇入长江。他们的红色将消失。
如果逆流,经色达,泥朵,从达日县直接跃进黄河
中间阻隔的巴颜喀拉群峰,需要飞越
夏日浓荫将掩护这场秘密的飞行。如果向下
穿过淤泥中的清朝,明朝,抵达沙砾下的唐宋
再向下,只能举着骨头加速,过魏晋,汉和秦
回到赤裸裸哭泣着的半坡之顶。向下吧,鱼儿
悲悯的方向总是垂直向下。我坐在十七楼的阳台上
闷头饮酒,不时起身,揪心着千里之处的
这场死活,对住在隔壁的刽子手却浑然不知。
  
2004年11月

孤峰

孤峰独自旋转,在我们每日鞭打的
陀螺之上。
有一张桌子始终不动
铺着它目睹又一直被拒之于外的一切

其历炼,平行于我们的膝盖。
其颜色掩之于晚霞。
称之曰孤峰
实则不能跨出这一步

向墙外唤来邋遢的早餐,
为了早已丧失的这一课。
呼之为孤峰
实则已无春色可看

大陆架在我的酒杯中退去。
荡漾掩蔽着惶恐。
桌面说峰在其孤
其实是一个人,连转身都不可能

像语言附着于一张白纸。
其实头颅过大
又无法尽废其白
只能说今夜我在京城。一个人。远行无以表达隐身之难。

2009年3月

最新评论

回复 长月 发表于 2016-4-7 17:05:25
大雁塔

木梯转出嗜啖蛋黄的农民
他说:我跨过五个省来看你
一路上玩着、饿着指尖的大雁塔。
多年前
他是唐僧——
为塔迎来了垂直的那个人,那种悲悯

耳中炎热的桑椹,
仿佛流出了倾听的蜜汁。
我长久地沉默着,又像在奋力锯开
内心纠缠的塔影。
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在同一轮明月下,刚刚出生时的皎洁,
我们在同一盖松冠下,天狼星发凉的盔甲。
1997年1月

白云浮动

白云浮动,有最深沉的技艺。
梅花亿万次来到人间

田野上,我曾见诸鸟远去
却从未见她们归来
她们鹅黄、淡紫或蘸漆的羽毛
她们悲欣交集的眉尖

诸鸟中,有霸王
也有虞姬

白云和诸鸟啊
我是你们的儿子和父亲
我是你们拆不散的骨和肉
但你们再也认不得我了,再也记不起我了。

1998年3月


新割草机

他动了杀身成仁的念头
就站在那里出汗,一连几日。折扇,闹钟,枝子乱成一团

我告诉过你,烂在我嘴里的
割草机是仁的,
烂在你嘴里的不算。
树是仁的,
没有剥皮的树是仁的。看军舰发呆的少女,
卖过淫,但此刻她是仁的。
刮进我体内的,这些长的,短的,带点血的
没头没脑的,都是这么湿淋淋和迫不及待
仿佛有所丧失,又总是不能确定。
“你为何拦不住他呢?”
侧过脸来,笑笑,一起看着窗外

窗外是司空见惯的,但也有新的空间。
看看细雨中的柳树
总是那样,为了我们,它大于或小于她自己

2007年3月



中年读王维


“我扶墙而立,体虚得像一座花园”。
而花园,充斥着鸟笼子

涂抹他的不合时宜,
始于对王维的反动。
我特地剃了光头并保持
贪睡的习惯,
以纪念变声期所受的山水与教育――

街上人来人往像每只鸟取悦自我的笼子。
反复地对抗,甚至不惜寄之色情,
获得原本的那一、两点。
仍在自己这张床上醒来。
我起誓像你们一样在笼子里,
笃信泛灵论,爱华尔街乃至成癖――
以一座花园的连续破产来加固另一座的围墙。

2008年9月


颂九章(组诗)

老藤颂

候车室外。老藤垂下白花像
未剪的长发
正好覆盖了
轮椅上的老妇人
覆盖她瘪下去的嘴巴,
奶子,
眼眶,
她干净、老练的绣花鞋
和这场无人打扰的假寐

而我正沦为除我之外,所有人的牺牲品。
玻璃那一侧
旅行者拖着笨重的行李行走
有人焦躁地在看钟表
我想,他们绝不会认为玻璃这一侧奇异的安宁
这一侧我肢解语言的某种动力,
我对看上去毫不相干的两个词(譬如雪花和扇子)
  之间神秘关系不断追索的癖好
来源于他们。
来源于我与他们之间的隔离。
他们把这老妇人像一张轮椅
那样
制造出来,
他们把她虚构出来。
在这里。弥漫着纯白的安宁

在所有白花中她是
局部的白花耀眼,
一如当年我
在徐渭画下的老藤上
为两颗硕大的葡萄取名为“善有善报”和
“恶有恶报”时,觉得
一切终是那么分明
该干的事都干掉了
而这些该死的语言经验一无所用。
她罕见的苍白,她罕见的安宁
像几缕微风
吹拂着
葡萄中“含糖的神性”。
如果此刻她醒来,我会告诉她
我来源于你
我来源于你们

2010年6月

箜篌颂

在旋转的光束上,在他们的舞步里
从我脑中一闪而去的是些什么

是我们久居的语言的宫殿?还是
别的什么,我记得一些断断续续的句子

我记得旧时的箜篌。年轻时
也曾以邀舞之名获得一两次仓促的性爱

而我至今不会跳舞,不会唱歌
我知道她们多么需要这样的瞬间

她们的美貌需要恒定的读者,她们的舞步
需要与之契合的缄默――

而此刻。除了记忆
除了勃拉姆斯像扎入眼球的粗大砂粒

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不,不。什么都没有了

在这个唱和听已经割裂的时代
只有听,还依然需要一颗仁心

我多么喜欢这听的缄默
香樟树下,我远古的舌头只用来告别

2010年7月

稀粥颂

多年来我每日一顿稀粥。在它的清淡与
嶙峋之间,在若有若无的餐中低语之间

我埋头坐在桌边。听雨点击打玻璃和桉叶
这只是一个习惯。是的,一个漫无目的的习惯

小时候在稀粥中我们滚铁环
看飞转的陀螺发呆,躲避旷野的闷雷

我们冒雨在荒冈筑起
父亲的坟头,我们继承他的习惯又

重回这餐桌边。像溪水提在桶中
已无当年之怒――是的,我们为这种清淡而发抖。

这里面再无秘诀可言了?我听到雨点
击打到桉叶之前,一些东西正起身离去

它映着我碗中的宽袍大袖,和
渐已灰白的双鬓。我的脸。我们的脸

在裂帛中在晚霞下弥漫着的
偏街和小巷。我坐在这里。这清淡远在拒绝之先

2010年7月

活埋颂

早晨写一封信。
我写道,我们应当对绝望
表达深深的谢意――
譬如雨中骑自行车的女中学生
应当对她们寂静的肢体
青笋般的胸部
表达深深谢意

作为旁观者,我们能看到些什么?
又譬如观鱼。
觉醒来自被雨点打翻的荷叶
游来游去的小鱼儿
转眼就不见了
我们应当对看不见的东西表达谢意。
这么多年,惟有
这鱼儿知道
惟有这荷叶知道
我一直怀着被活埋的渴望

在不安的自行车渐从耳畔消失之际。
在我们不断出出入入却
从未真正占据过的世界的两端

2010年8月

秋鹮颂

暮色――在街角修鞋的老头那里。
旧鞋在他手中,正化作燃烧的向日葵

谁认得这变化中良知的张惶?在暮光遮蔽之下
街巷正步入一个旁观者的口袋——

他站立很久了。偶尔抬一抬头
听着从树冠深处传来三两声鸟鸣

在工具箱的倾覆中找到我们
溃烂的膝盖。这漫长而乌有的行走

――谁?谁还记得?
他忽然想起一种鸟的名字:秋鹮。

谁见过它真正的面目
谁见过能装下它的任何一种容器

像那些炙热的旧作。
一片接一片在晚风中卷曲的房顶。

惟这三两声如此清越。在那不存在的
走廊里。在观看焚烧而无人讲话的密集的人群之上

2010年8月

卷柏颂

当一群古柏蜷曲,摹写我们的终老。
懂得它的人驻扎在它昨天的垂直里,呼吸仍急促

短裙黑履的蝴蝶在叶上打盹。
仿佛我们曾年轻的歌喉正由云入泥

仅仅一小会儿。在这阴翳旁结中我们站立;
在这清流灌耳中我们站立――

而一边的寺顶倒映在我们脚底水洼里。
我们蹚过它:这永难填平的匮乏本身。

仅仅占据它一小会儿。从它的蜷曲中擦干
我们嘈杂生活里不可思议的泪水

没人知道真正的不幸来自哪里。仍恍在昨日,
当我们指着不远处说:瞧!

那在坝上一字排开,油锅鼎腾的小吃摊多美妙。
嘴里塞着橙子,两脚泥巴的孩子们,多么美妙

2009年9月

滑轮颂

我有个从未谋面的姑姑
不到八岁就死掉了

她毕生站在别人的门槛外唱歌,乞讨。
这毕生不足八岁,是啊,她那么小

那么爱笑
她毕生没穿过一双鞋子。

我见过那个时代的遗照:钢青色远空下,货架空空如也。
人们在地下嘴叼着手电筒,挖掘出狱的通道。

而她在地面上
那么小,又那么爱笑

死的时候吃饱了松树下潮湿的黏土
一双小手捂着脸

我也有双深藏多年的手
我也有一副长眠的喉咙:

在那个时代从未完工的通道里
在低低的,有金刚怒目的门槛上

在我体内的她能否从这人世的松树下
再次找到她自己?哦。她那么小,

我想送她一双新鞋子。
一双咯咯笑着从我中秋的胸膛蛮横穿过的滑轮

2010年9月

披头颂

积满鸽粪的钟楼,每天坍掉一次。从窗帘背后
我看着,投射在它表面的巨大的光与影

我一动不动。看着穿羽绒服的青年在那里
完成不贞的约会,打着喷嚏走出来

他们蹲在街头打牌。暴躁的烟头和
门缝的灯光肢解着夜色――这么多年,

他们总是披着乱发。一头
不可言说的长发!

他们东张西望,仿佛永远在等着
一个缺席者。

从厚厚的窗帘背后,我看见我被汹涌的车流
堵在了路的一侧,而仅在一墙之隔

是深夜的无人的公园。
多么寂静,凉亭从布满枯荷的池塘里冲出来

那凉亭将在灯笼中射虎:一种从公园移到了
室内的古老的游戏――

我看见我蹚过了车流,向他们伸出手去。
从钟楼夸张的胯部穿过的墙的两侧

拂动的窗帘把我送回他们中间。在二十年前?
当一头长发从我剥漆的脸上绕过

在温暖的玻璃中我看见我
踟蹰在他们当中。向他们问好。刹那间变成一群

2010年11月

垮掉颂

为了记录我们的垮掉
地面上新竹,年年破土而出

为了把我们唤醒
小鱼儿不停从河中跃起

为了让我们获得安宁
广场上懵懂的鸽群变成了灰色

为了把我层层剥开
我的父亲死去了

在那些彩绘的梦中,他对着我干燥的耳朵
低语:不在乎再死一次

而我依然这么厌倦啊厌倦
甚至对厌倦本身着迷

我依然这么抽象
我依然这么复杂

一场接一场细雨就这么被浪费掉了
许多种生活不复存在

为了让我懂得――在今晚,在郊外
脚下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深深的、别离的小径

2010年12月

回复 长月 发表于 2016-4-7 17:06:46
杂咏九章(组诗)

渐老如匕

一根孤而直的旧电线如何
铺展它的丰富性?
它统领着下面的化工厂,烟囱林立
铁塔在傍晚显出疲倦
乱鸟归巢
闪光的线条经久不散

白鹤来时
我正年幼激越如蓬松之羽
那时我趴在一个人的肩头
向外张望
有时,旧电线摇晃
雨水浇灌桉树与银杏的树顶

如今我孤而直地立于
同一扇窗口
看着外面依然孤而直的高压电线
衰老如匕扎在桌面
容貌在木纹中扩散
而窗外景物仿佛几经催眠

我孤而直。在宽大房间来回走动
房间始终被哀鹤般
两个人的呼吸塞满

膝上牡丹花

年轻的值班医生对我耳语
灯下那个女人体内
胎儿早已死去
她在牡丹花布下拱起的腹部已是
一座孤坟

她轻嚼口香糖,出神盯着
帘后穿窗的飞鸟
夕光在窗玻璃上正冷却
医生想写下几句
提着笔又沉吟不定

我也曾是一座孤坟压在
母亲腰间
那令我活下来的到底是些什么
年年膝上花开,细雨中
牡丹的容颜难以言尽
今年三月,我手提锃亮的大砍刀上山
把老父坟前草木砍了个干干净净

必须写下几句来
分担此刻的缄默
呛人的青草和黏土味
即便到了我们这个年纪
即便牡丹的根在那些洗白了并
永不再穿上的布衣中
已扎得那么深

群树婆娑

最美的旋律是雨点击打那些
正在枯萎的事物
一切浓淡恰到好处
时间流速得以观测

秋天风大
幻听让我筋疲力尽

而树影仍在湖面涂抹
胜过所有丹青妙手
还有暮云低垂
淤泥和寺顶融为一体

万事万物体内戒律如此沁凉
不容我们滚烫的泪水涌出

世间伟大的艺术早已完成
写作的耻辱为何仍循环不息

塞舌尔游记

吞食当地野生芒果直至
全身溃烂。第一次看见自己骨头裂了出来

多少代没遭遇这样的亡命徒了?
只为了吃光印度洋中
所有橙色果实

昏迷三日,只为了把断头台的砖
在激荡的海面上放稳

孤岛上无医无药。只有黑人女孩
极度肥硕性感的臀部四处抖动

可我是个汉人
我需要松木为棺
我需要看见炊烟

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在电脑上
计算汹涌洋流需要多久
才能把我的遗骨
一块块送回汉语的岸边

当第四天毒性散去
我觉出了从未有过的饥饿
在飞机舷窗中
久久注视海面

那么强烈的白屋顶那么一种
以很深拒绝才能形成的蔚蓝

我知道在我越飞越高的病体下
塞舌尔依然虚无并永存

中年之后才会长久注视母亲的仪容

四十以后我脸上突然泥沙俱下
但我深知,没有什么是在
源流的澄澈中也没有什么
在搅动几步就沉淀而下的粗砂中

当一个人醒来
他语言的光洁的肌骨
让位于血肉粘连的创口
灵丹妙药让位于平凡的绷带

他颤动的琴弦让位于杂乱的街巷
风雨中仍在剥蚀的标语
小摊上永不熄火的油锅

但我深知这一切
只是惘然
我们完成了对物象的虚构
也完成了对虚构的虚构
在写下
任何一首诗之前

没有什么在我们磨破的
鞋底下,也没有什么在
这鞋底忍受的黄泥中
如果我们确知需要一个
母亲来固定自己
那么,只有长久的目不转睛的
注视才是她的仪容

傍晚。我久久注视着街角
浑身油污的修自行车老头
我问他
王维,你还能说出你的孤竹和远山吗

山至顶而未尽

昨夜登山的台阶是
六百一十六级
今晚上而复下
无论如何计数
都已少去一级

暮色中,比肩而攀者
挥汗如雨
也有人侧身低语
像在密谋着什么

在半山间写生的小侄子
画下一级台阶后
正倚石而候
他想画一下雨后的芭蕉
可暴雨总也不来

小时候,母亲告诉我
鸟粪会落在佛头上
登山不要走到
最后一级而伟大的寺庙
也从未筑于山顶

身如密钥

我被堵在各种密码里
我经常找不到它们
而毕加索却说洗澡时,身体没在浴缸
溶化掉
算是一个奇迹

餐后在阳台。植物的记忆力总是惊人
兰花记得百年后
她将开什么颜色的花
她的碎片也知道

哦沟边那野鸭
在做什么
它把脑袋深深钻进石缝里
像一个人不计后果地
将头插入锁孔
叭嗒叭嗒扭动着

我的手在你体内茫然搅动
我在夜间疯狂运算的数字里空室以待而
你再也不能进入

无人生还的消防队

如果我们无法告诉一个盲者
红色是什么
就必须长久地闭上眼睛

但可以告诉他火
是什么
因为大火终将烧毁
他逃生的竹杖

甚至雨滴
我们也无力转述它的形状
但雨滴打在脸上
我们都会忍不住感激地伸手去触摸它

一个盲者无法目睹天津大火的
废墟上善良的雨滴刷过
消防队员的腭骨正咬着污泥

咬紧了。又仿佛并未咬紧
只是喃喃地在告诉我们
红色是什么

古老的信封

星光在干灰中呈锯齿状
而台灯被拧得接近消失
我对深夜写在废纸上又
旋即烧去的
那几句话入迷

有些声音终是难以入耳
夜间石榴悄悄爆裂
从未被树下屏息相拥的
两个人听见
堤坝上熬过了一个夏季的
芦苇枯去之声如白光衰减
接近干竭的河水磨着卵石
而我喜欢沿滩涂走得更远
在较为陡峭之处听听
最后一缕河水跌下时
那微微撕裂的声音

我深夜写下几句总源于
不知寄给谁的古老冲动
在余烬的唇上翕动的词语
正是让我陷于永默的帮凶

2015年9月

回复 长月 发表于 2016-4-7 17:09:19
不可说九章

早春

风在空房子的墙上找到一株
未完成的牡丹

久久吹拂着她

有一个母亲
轻手轻脚地烧早餐
窗外
雨点稀疏
荷花仍在枯荷中



街头即绘


那令槐花开放的
也必令梨花开放

让一个盲丐止步的
却绝不会让一个警察止步

道一声精准多么难
虽然盲丐
在街头
会遭遇太多的蔑称
而警察在这个国度,却拥有
深渊般的权力

他们寂静而
醒目
在灰蒙蒙的街道之间

正午
花香涌向何处不可知
悬崖将崩于谁手不可知



渺茫的本体


每一个缄默物体等着我们
剥离出幽闭其中的呼救声
湖水说不
遂有涟漪
这远非一个假设:当我
跑步至湖边
湖水刚刚形成
当我攀至山顶,在磨得
皮开肉绽的鞋底
六和塔刚刚建成
在塔顶闲坐了几分钟
直射的光线让人恍惚
这恍惚不可说
这一眼望去的水浊舟孤不可说
这一身迟来的大汗不可说
这芭蕉叶上的
漫长空白不可说
我的出现
像宁静江面突然伸出一只手
摇几下就
永远地消失了
这只手不可说
这由即兴物象强制压缩而成的
诗的身体不可说
一切语言尽可废去,在
语言的无限弹性把我的
无数具身体从这一瞬间打捞出来的
生死两茫茫不可说



形迹之间


穿大红棉袄的四、五岁小女孩
骑在残缺的佛头上
咿咿呀呀唱着歌
毫不理会我的旁观
暮色中
这两个形象
像在搏斗
又像相互哀求着在交融

我们如何才能爱上这
不同形状的同一块泥巴?
这原生物
这貌似斑斓的
单细胞
这懵懂难分的一棍子

小女孩终会脱掉
红棉袄,佛也会挣脱石头
一前一后

世上的荒芜
总也不够而
小女孩吃糖的暖流撞击我
想一想我们的栖身,曾那么
不安
从我们眼睛中分离出来的
眼睛,又这么多
飞鸟的眼睛
寒风过梢时
唿哨的眼睛
此刻正漫过我头顶的
湖水的眼睛
每一只眼睛



大河澎湃


银白的鱼从河中
一跃而起
如果角度倾斜,我们看见河是直立的
这条鱼和它紧密的墙体
突然被撕裂了

有一次我在枯草中滚动
倒立的一刹我陡然看见
鱼在下
浑黄浩荡的大河从这个
晶莹又柔弱的
支点上
一跃而起
涌向终点
一个不可能的终点



对立与言说


死者在书架上
分享着我们的记忆、对立和言说

那些花
飘落于眼前

死者中有
不甘心的死者,落花有逆时序的飘零

我常想,生于大海之侧的沃尔科特为何与
宽不盈丈的泥砾河畔诗人遭遇一样的精神危机

而遥距千年的李商隐又为何
跟我陷入同结构的南柯一梦

我的句子在书架上
越来越不顺从那些摧残性的阅读

不可知的落花
不可说的眼前



林间小饮


今日无疾
无腿
无耳
无身体
无汗
无惊坐起
初春闷热三尺
案牍消于无形

未按计划绕湖三匝
今日无湖水
无柳
母亲仍住乡下
未致电相互问候
请允许此生仅今日无母亲
杜鹃快开了吧
但今日
无山
无忆
举目无亡灵

去林中
无酒
我向不擅饮
想着天灵盖
却无断喝
何谓断喝?
风起
风不可说



以头击地


仿佛同时接到一份密令
广场上数百人突然
停下,然后一起凶猛地跺着脚
一声不吭又
僵尸般一致
汹涌的闷浪让四边建筑瞬间变形

这是一个
冬夜
枯叶贴地而舞像无头的群鸟
我忽然想,如果是
以头击地呢?
数百人一起以头击地
这么重的浮世
有这么多的铜像和锈蚀的
灯柱

这是不是个奇幻的
梦境?而我记得我的羞愧
我的脚上
母亲的棉鞋底厚达千层
无法响应这举世的铿锵
那年我从安徽乡村
踏入上海
二十出头,是刚刚
挣脱绞索的新人



湖心亭


老柳树披头散发
树干粗糙如
遗骸

而飞蠓呢,它们是新鲜的
还是苍老的?
飞蠓一生只活几秒钟

但飞蠓中也有千锤百炼的思想家
也攻城掠地
筑起讲经堂
飞蠓中的诗人也无限缓慢地
铺开一张白纸
描述此刻的湖水
此刻的我

在它们的遗忘深处
堆积着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它们悠长的
睡梦中
早春造型的冲动
也一样起源于风?

在这个充满回声、反光
与抵制的
世界上

这几秒越磨越亮
它们的湖心亭
我的湖水

2016年3月

回复 长月 发表于 2016-4-7 17:11:43
【裂隙九章】

不可多得的容器


我书房中的容器
都是空的
几个小钵,以前种过水仙花
有过璀璨片刻
但它们统统被清空了
我在书房不舍昼夜的写作
跟这种空
有什么样关系?
精研眼前的事物和那
不可见的恒河水
总是貌似刁钻、晦涩——
难以作答。
我的写作和这窗缝中逼过来的
碧云天,有什么样关系?
多数时刻
我一无所系地抵案而眠

二者之间

清晨环绕着我房子的
有两件东西
斑鸠和杨柳

我写作时
雕琢的斑鸠,宣泄的杨柳
我喝茶时
注满的斑鸠,掏空的杨柳
我失眠中
焦灼的斑鸠,神经的杨柳
我冥想时
对立的斑鸠,和解的杨柳

我动一动,斑鸠丢失
我停下
杨柳又来
视觉的信任在触觉中加固着
这点点滴滴
又几人懂得?
我最想捕获的是
杨柳的斑鸠,斑鸠的杨柳
只是我的心
沉得不够深
不足将此般景象呈现出来

但两者的缝隙
正容我身
我在这分裂中又一次醒来



其身如一


从多义性泥泞上挣脱而出,
如今我敢于置身单一之中。
单一的游动,
没有蛇。
单一耸动的嗅觉,
无须花香。
单一光线中的蝇眼紧盯着
玻璃被洞穿时状态的虚无
我驻足于它的
一无所见。
单一的味觉掀翻了
压在舌尖上的
每一垄菜地,
无须那么多的名字。
春枝繁茂,
湖心一亭,
我坐等它的枯竭。
我坐等每一次的我
在它每一种结构中的
枯竭。
我未曾顺着一根新枝
到达过它的尽头
我未曾料到这
单一中的
枯竭,要成为我的源泉



来自裂隙的光线


看窗前葵花
那锯齿状的
影子
晃来晃去
最难捱的危机莫过于
找不到一个词
把它放在
不可更改的位置上
多少假象如此影临窗
活着,是随手一掷的
骰子
我们只有语言这一束光
不可能穷尽它的八面

推窗看见比葵花
更远的
碧岩,巨眼。
小溪水、苦楝树比我们
苍老亿万倍却鲜嫩如上一秒
刚刚诞生
活着,磨损
再磨损
我们的虚弱在自然界居然找不到
一丁点的对称

葵花状如世界之裂隙
多少谬误清静地漫积于
窗台之上
我们像一个词
被写出来了
我们的形象被投射
在此窗下
但万物暗黑如岩呀,只有人在语言中的
屈辱是光线



黄鹂


用漫天大火焚烧冬末的
旷野
让那些毁不掉的东西出现

这是农民再造世界的经验,也是
梵高的空空妙手
他坐在余烬中画下晨星
懂得极度饥饿之时,星空才会旋转

而僵硬的死讯之侧
草木的弹性正恢复
另有一物懂得,极度饥饿之时
钻石才会出现裂隙
它才能脱身而出

她鹅黄地、无限稚嫩地扑出来了
她站不稳
哦,欢迎黄鹂来到这个
尖锐又愚蠢至极的世界



云端片刻


总找不到自体的裂隙
以便容纳
欲望中来历不明的颤动。
直到一天夜里
裸身从卧室出来
穿过门口穿衣镜
一束探照灯的强光从窗外
突然斜插在我和
镜子之间
我瞬间被一劈为二
对着光柱那边的自己恍惚了几秒
这恍惚也被
一劈为二
回到燥热的床上,我想
镜中那个我仍将寄居在
那里
折磨、自足
无限缓慢地趋淡——
那就请他,在虚无中
再坚持一会儿



岁聿其逝


防波堤上一棵柳树
陷在数不清的柳树之中
绕湖跑步的女孩
正一棵棵穿过
她跑得太快了
一次次冲破自己的躯壳
而湖上
白鹭很慢
在女孩与白鹭的裂隙里
下夜班的护士正走下
红色出租车
一年将尽
白鹭取走它在世间的一切
紧贴着水面正安静地离去



尘埃中的震动


在这颗星球上我小心地
挪动每一步
最微末尘埃上的震动
都会溢入另一种生活
我们的身体,并不比
枯叶下的蟋蟀更精巧
我们对孤独的吟唱,也远不如
蟋蟀的动听
此刻我坐在桌前
在扑面的强光中眯着眼
我看到父亲在废墙头的
梯子上
挥动着剪枝的大剪刀
他死去七年了
他该走了
他的沉闷,他老来仍然蓬勃的羞怯
该由蟋蟀用另一种语言
重新表达了



天赋鸟鸣


紧贴雨后的灌木
听见鸟鸣在平滑的
听觉上砸出
一个个小洞
乌鸫的小洞,黑尾雀的小洞和
那些无名的
粗糙的小洞
耳朵在修补裂隙中尽显天赋!

每一株灌木中都有
一只耳朵
微妙地呼应着我们
在喉咙中搅拌的这泥和水
我试图喊出
一些亡者名字
我只有听觉的美妙世界
平衡着冷战以来的废墟

难道让我去重弹那崩坏的琴?
我全身的器官
都浪费掉了
只剩下耳朵来消化
排山倒海的挫败感
一把搂过来这看不到边的雨中
灌木
再无力提起
早在雨水中烂掉的笔

一把搂过来这剥了皮的宁静
鸟鸣中的这个我
终于来了——但我不可能
第二次盲目返回这个世界

2016年1月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7-12-17 06:18 , Processed in 0.1385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